<listing id="rn17l"></listing>
<var id="rn17l"><dl id="rn17l"><progress id="rn17l"></progress></dl></var>
<var id="rn17l"></var>
<var id="rn17l"><strike id="rn17l"></strike></var>
<var id="rn17l"></var>
<cite id="rn17l"></cite>
<menuitem id="rn17l"></menuitem>
<menuitem id="rn17l"></menuitem>
<var id="rn17l"><dl id="rn17l"></dl></var> <var id="rn17l"><strike id="rn17l"></strike></var>
<var id="rn17l"></var><var id="rn17l"></var>
品牌咨詢電話 4001-607-668

通過一根網線的牽系,村里唯一讀完初中后還繼續上學的女孩有了執業醫師資格;當了數年倉庫管理員的年輕人,通過了司法考試,成為一名律師。

原本接觸不到優質教育資源的他們,現在有了新的職業生涯與新的人生可能。這背后是互聯網的助力,與職業教育資源的普及。

今年年初,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提出要健全多元化辦學格局,推動企業深度參與協同育人,扶持鼓勵企業和社會力量參與舉辦各類職業教育。經過5—10年左右時間,職業教育基本完成由政府舉辦為主向政府統籌管理、社會多元辦學的格局轉變。

“未來是自己拼的”

在傳統的教育時代,到學校去聽老師上課,幾乎是唯一的聽課途徑。即便是后來民辦教育逐漸發展起來,教室仍然是很重要的學習場景。

2003年后,在線教育爆發,使這一切發生了改變,網絡互聯、音視頻技術不斷發展,讓任何想學習的人都可以通過屏幕與網絡連接,獲取千里之外的優質資源。

2014年,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文件中指出,要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引導社會力量參與辦學,擴大優質教育資源,激發學校發展活力,促進職業教育與社會需求緊密對接。

一群早已離開學校投身社會工作的底層青年此時卻展現出對職業教育知識的渴望。

2015年,家住四川瀘州市敘永縣的羅顯梅,在畢業8年后開始接觸到了互聯網職業教育。羅顯梅是村里唯一讀完初中后,還繼續念書的女孩子。2007年,衛校畢業后,她去了一家藥店工作,每日重復著照方抓藥的活計。一次偶然的機會,和同事聊天的過程中,羅顯梅得知對方在網上學習,于是通過各種途徑了解,接觸到了提供職業教育培訓的在線教育公司嗨學。好學的她內心萌生了改變命運的想法——“我不想一輩子重復勞動”,她決心報考執業醫師資格證。

此后的2年,她開始了一邊工作一邊在線上課學習的日子。羅顯梅回憶,從2015年上網課開始,她經常學習到凌晨三點。每天在手機APP上聽完公開課,根據老師幫忙制定的學習計劃,再自己進行學習,而每當有疑問時,在線老師總會“隨叫隨到”地解答她的問題。就這樣,經過2年的投入學習,2017年,羅顯梅拿到了執業醫師資格證。

現在,羅顯梅仍然在藥店工作,但她除了抓藥,還擔負著傳遞安全用藥知識的職責。同時,不滿足于現狀的羅顯梅還在兼職網絡助教,她暗自計劃著,“等條件成熟了,我要創業開店。”

與羅顯梅的經歷相似,從某普通學校食品工程與科學專業畢業后,陶逸星在浙江寧波當了一名倉庫管理員,月收入1500元,每天的生活在上班、吃飯、睡覺、打游戲中重復。陶逸星說,他很快不想過這種生活,但苦于無從下手。2013年,陶逸星身邊一位朋友,考公務員考了四年,終于成功了,這給了陶逸星很大的激勵,“他勸我考司法證,機會多,我聽進去了。”

2017年,陶逸星終于下決心辭掉了倉庫管理員的工作,像朋友一樣報了嗨學的司法課程,從此開始了六點半起床打開電腦學習,每天學習18小時的學習生活。在這過程中,在線班主任則全程陪伴答疑,并幫他制定了適合他能力的學習計劃。

陶逸星的刻苦努力得到了回報。2017年,他通過了司法考試,2018年,拿到了法律職業資格證。曾經的倉庫管理員成為一名律師,月入過萬是常有的事。

陶逸星不無感慨,“現在才知道,未來是自己拼的,機會是自己給的。”

在線課堂讓人生再出發

陶逸星與羅顯梅僅僅是受益于互聯網職業教育眾多學員的縮影。

打破傳統線下教育地域資源不均衡的局限性,在線職業教育成為教育公平事業突破不可缺少的力量。

2018年5月,國務院出臺《關于推行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的意見》,意見指出,要建立并推行覆蓋城鄉全體勞動者、貫穿勞動者學習工作終身、適應就業創業和人才成長需要以及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的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實現培訓對象普惠化、培訓資源市場化、培訓載體多元化、培訓方式多樣化、培訓管理規范化,大規模開展高質量的職業技能培訓。

同時提出,廣泛發動社會力量,大力發展民辦職業技能培訓。

響應政策,從2010年創業起至今,嗨學服務了上百萬名相關職業領域的專業人士。數據顯示,在過去三年間,嗨學服務了超過50%的三線及以下城市的學員。這些學員中,有中專畢業生,也有無收入的全職媽媽,更有“困”在大山里的年輕人。他們獲得此前未有過的學習經歷,通過平臺幫助和自身努力最終實現職業夢想。

讓更多人接受職業教育

談起人生的新起點,陶逸星們感謝最多的人,還包括他們的在線老師。

在線職業教育老師不是在傳統意義上的三尺講臺上課,卻深知自己在進行著“幫助更多人改變命運”的工作。

建造老師杜思樂是嗨學培養起來的第一批自有老師。2013年,杜思樂大學畢業來到北京,進入嗨學工作。剛開始面對比自己年長的學生時,杜思樂有點沒底氣。幸好,公司有針對自有老師的培養方式,在真正出現在廣大學員面前之前,杜思樂光是參加全體教學人員組成的公開課考評,就整整持續了三個月,每天都在講,每天都在反饋意見,每天都在修正表現。高頻的訓練,加上不斷地自我鼓勵,讓杜思樂克服了不自信。

此后的6年,杜思樂始終在一線上課,而在同事眼里,杜思樂本人也是名副其實的“考證狂人”。她2015年考了二級建造師,2016年考上北京理工大學的在職研究生,2017年考了一級建造師。

“老師是一條河,才能給學生一杯水;老師是一杯水,自己就喝了,學生就渴死了。”

注冊會計師老師陳金峰也認同提升自我對于老師的重要性。平時除了看大量的教學資料外,陳金峰在教學之余,會把市面上所有的題目都做一遍,以學習更好的教學及解題思路。他把自己學習的方法帶到課堂上,據介紹,他日常為學員的答疑已經積累了上萬道題。大量的積累讓陳金峰對學生的疑惑點拿捏得“爐火純青”,有時在課堂上,還未等到學員開口,陳金峰就已經知道了學員想問什么。

嗨學總經理呂敏告訴記者,嗨學一直致力于讓更多職業人員接受良好的、豐富的職業教育。今年年初,國家發布《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提出要科學配置并做大做強職業教育資源。加大對民族地區、貧困地區和殘疾人職業教育的政策、金融支持力度,落實職業教育東西協作行動計劃。

呂敏相信,在政策與互聯網的加持下,職業教育資源將朝著更加均衡的方向發展。

通過一根網線的牽系,村里唯一讀完初中后還繼續上學的女孩有了執業醫師資格;當了數年倉庫管理員的年輕人,通過了司法考試,成為一名律師。

原本接觸不到優質教育資源的他們,現在有了新的職業生涯與新的人生可能。這背后是互聯網的助力,與職業教育資源的普及。

今年年初,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提出要健全多元化辦學格局,推動企業深度參與協同育人,扶持鼓勵企業和社會力量參與舉辦各類職業教育。經過5-10年左右時間,職業教育基本完成由政府舉辦為主向政府統籌管理、社會多元辦學的格局轉變。

多年來,借助政策扶持與技術的發展,在線職業教育正在為更多人提供更多改變人生的機會。而這個趨勢,仍然在繼續。

多年來,借助政策扶持與技術的發展,在線職業教育正在為更多人提供更多改變人生的機會。而這個趨勢,仍然在繼續。

現在就與思拓客服交流

4001-607-668

您也可進行在線咨詢或預約項目顧問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免费